收藏
手机预订更优惠
下载APP,预订更优惠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站长推

72

主题

105

帖子

34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发表于 2019-7-11 09: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样子看着很可爱,粉粉的我的少女心,眼霜真的可以去眼袋吗太好吸收,之前用的眼霜,比较快吸收。以前相信,应该是正品,价格实惠,送货快眼霜收到了,发货速度快,扫二维码查了下,眼霜有哪些品牌去眼袋是正品期待效果
以前相信,应该是正品,价格实惠,送货快,物有所值。眼霜收到了,很不错,很滋润,好评
用了很久的眼霜,活动期间赶紧囤起来,眼霜效果不错,性价比高,包装精致,发货速度快,赞一个!眼霜用了,比较清爽,不油腻,还比较好吸收。25克在眼霜里算是大瓶了,价格也不算贵。

已经用了好多天了,眼霜怎么去眼袋效果好没什么特殊的味道,效果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见到的,最起码没有什么不良,满意眼霜很保湿,满满的一瓶,刚开始用,夏诗葶第二次看到唐小婉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当她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拿着一本过期杂志正在看的时候,她听到了洗脸盆里传来一些异响,像是有人在用指甲轻轻的刮着洗脸盆壁一样,又有人仿佛在翻她放在洗脸盆上的一些化妆品,瓶子哗哗做响,夏诗葶却坚持不抬头,直是把目光放在她杂志上,一边对自己说:“幻觉,幻听,镇定,上帝,佛主,地藏王,观世音,来救我,来救我!”
  夏诗葶是一个和大多数人一样的有着别人在旁边打扰就无法正常方便的有小洁癖的小资,肚子越来越疼,而那些怪响越来越大声,居然连水花声都响起来了,她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抬起头对着那洗脸盆大叫一声:“有完没完,我要上厕所。”
  于是,一切响声都安静了,夏诗葶不一会儿,一头汗水混着泪水跑出卫生间,刚跑到客厅里,就看到有个人影安静的坐在对面,对着她微微笑,那是一个女人,长得似乎很漂亮,可怕的是,她穿的不是现代的衣服,像电影里的古装,还有就是,她长了一张和夏诗葶一样的脸。
  夏诗葶与她对视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也应该对这个人露出一个微笑,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受沙发上坐着一个穿古装的自己,于是,她又昏倒过去,昏下去的那刹,她感觉,人会在关键时候昏倒,真是聪明的基因选择。
  再遇唐小婉的时候,夏诗葶那脆弱的心灵已经适应了这种剌激,不能再由她想昏倒就昏倒, 她半夜里醒来,听到枕头边有人轻叹,小心的一转头,果然看到一双眼睛离自己只有几厘头,有人正睡在自己的身边,那温暖的被子外面像被摆了一块没有重量的寒冰,并不重,却从头到尾的凉,
  夏诗葶一看到自己身边那个人影,就马上闭上眼睛,对自己说:“哈哈,又是幻觉,只要闭上眼睛睡觉就行了,这是恶梦,不要害怕,睡,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强迫自己睡着,或者可以再次昏倒过去,但是坚韧的神经却非常清醒,敏感的告诉着她,那个睡在被子上的东西不是人,人不可能只浮在被子的表面,而不压得任何形状来,人不可能有这么冷,人也不可能半夜跑进来睡在自己床上,这么安静的睡着,不对自己有半点非份之想。
  夏诗葶越想入睡,就越是清醒,最后,连她自己都听到牙关打颤的声音,在黑暗里清楚的回荡着,只听到一句轻轻的声音传来:“你睡觉不磨牙啊!今天怎么磨开了?”
  不可否认那女声轻柔,荡气回肠,如果传到一个男子的耳朵里,那将是如何的夺魄销魂,但是,夏诗葶对这句话的反应只有一个,她飞快的坐起来,,用那种古人劝说皇帝无效后最常用的一招,找柱子撞自己头,她那可怜的头狠狠的撞到了床头的木棍上,怦的发出一声巨响,夏诗葶就很安静的昏了过去,她终于找到了非正常的昏倒方式。
  第二天,夏诗葶请了假,躲在卧室里,开始狂发贴找同租人,虽然她的神经很大条,可是,天天这样搞下去,她怕自己还没有被吓死,就吓疯了,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个人来陪自己住,这样,遇到危险的时候还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她出租一间房子要的租金很便宜,便宜到别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变态色魔,而没有女人敢上门来看房,有男人在电话里要求看房的,声音恶心,像一块鼻涕虫,根本就是来电话性骚扰的,夏诗葶就是有一百个胆也不敢与这种人同租,比遇到鬼更可怕。
  快到傍晚了,还没有人肯来看房子,夏诗葶痛苦的直抓自己的头发,天要黑了,她现在明白为什么恐怖片里都要重点描写天黑,因为天黑真的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她决定趁天还没有黑下来之前,给自己的肚子找一点东西吃吃,她打开房门,看到门框那里正吊着一个人,前面摇晃,夏诗葶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勇气再撞头了,因为昨天晚上撞的头非常痛,用了很多红花油都没有用,再撞可能没有吓死就成脑震荡了。
  她看着那个吊在门框上的人,那个人也在看着她,正是这几天跟着她的女鬼。
  那个女鬼长得不高不胖不难看五官端正,除了比正常人要白一点,衣服穿的要古典一点,会浮在半空中,会爬在天花板上,会睡在被子上没有重量之外,似乎也并没有恐怖电影里那样七孔流血,舌头拉出来吊到胸前的吓人样,而且她吊在门框上好像是因为太无聊给自己玩玩秋千,并非是想吓人。
  但是,无论谁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如此相似的人,浮在半空飘来荡去,都会失态。
  夏诗葶感觉到自己很内急,她一紧张就想上厕所,这是从小到大的毛病,从前她一进考场就要进厕所,引起了无数监考老师的公愤,这个时候,她偏偏非常急,人有三急,就是有鬼在门口守着也会很急。
  她忽然很愤努,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对半空中这个门框女鬼视而不见的穿过去,直奔厕所,也没有办法忍住便意,这样下去,她只要拉在裤子里,可是,做为一个有尊严的中国独立女性,怎么可能被鬼逼到尿裤子,夏诗葶哑着嗓子道:“让让,我要上厕所。”
  那鬼居然真的侧到一边去了,夏诗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虽然腿软的站不起来,但还是四肢并用爬到了卫生间,解决了大问题。
  她松了一口气,猛的明白自己的世界观有问题,宁可得罪鬼,被鬼给杀死,也不能肯在鬼面前尿裤,丢面子,她捧着洗脸盆的水,往自己脸上浇了一浇,安慰自己道:“这就是人常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但她站在洗脸盆边,猛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根本没有在盆里放水,盆里怎么会有水,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果然看到在自己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她没有回头,虽然心跳的已经过速,而且随时可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但她还是没有回头,只是盯着镜子里那个酷似自己的人,然后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叫唐小婉,是你的前世,我是来帮助你的。”那女鬼开口说话,果然是昨天夜里睡在床上的那个人,声音一模一样。
  夏诗葶一边用手敲头一边说:“我一定是疯了,我是不是应该送精神病院,天啊!我为什么这么年轻就疯了,我还没有享受人生,我还没有自由恋爱,我还没有初吻,我还没有结婚,我为什么就要沦落到进精神病院了。”
  就在夏诗葶彻底认为自己完全疯掉的情况下,门铃响了,她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麻木的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非常高大帅气而且长得一表人材,拉到T型台上完全可以做男模的男子,那男子一边高兴的往里面走,一边打量着房间里最显眼的冰箱,而对夏诗葶视而不见。
  夏诗葶也顾不得理她,只是说:“前世,今生,轮回,我为什么要那么小就看日本漫画,现在好了,中毒过深了,怎么办,脑子已经坏掉了。”
  她躲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身后的女鬼还依然趴在自己的身后。
  夏诗葶忽然回过头对那个叫唐小婉的女鬼说:“不管你是谁,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趴在我的背上,你虽然没有重量,可是,这样趴着我还是很不舒服。”
  “哎呀,对不起啦,我实在是感觉人的背部呆起来最舒服,我休息的时候就喜欢呆在人背上,反正我们也没有重量,也不会给你们造成什么负担,所以,我以为你们会不介意的。”那只叫唐小婉的女鬼吐吐舌头,然后从背上慢慢的滑下来,站在一边。
  哇,这些鬼都是怎么想的,难道她们认为人类的背呆起来舒服,就把那里当成了休闲的好去处,没事就趴在人背上,当成免费按摩吗?
  而且,鬼居然说不介意,我怎么可能不介意,我的背上趴着一只鬼,而且死状各异,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显身,没有重量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而且这不是重量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夏诗葶在那里气愤不平的想着,却没有听到厨房里传来巨烈的响动,唐小婉从浴室的墙壁上伸出头去看了看厨房,然后对夏诗葶说:“刚刚来的那个家伙,正在厨房里拿着菜刀,不知道是不是想奸杀你。”
  但夏诗葶却并不在乎刚刚是不是引狼入室,而是,非常介意一个家伙在自己面前把头伸进墙里面,只留半个脖子在外面的情景,这样的情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是很难接受的。
  她大叫一声,然后冲到厨房里,对着那个拿着菜刀在挥舞的男子扑过去,然后说:“这房子里真的有鬼,真的有鬼。”
  那男子被她从背后胸袭成功,还被按倒在厨房的地面上,身上像八爪鱼一样缠了一个暧呼呼的肉体,男子显然对这样的过度的热情给吓坏了,他一只手撑起来,勉强看着身上那个看起来很不花痴,但行为很前卫火爆的女子,一只手拿着菜刀,小心的说:“我只不过是饿了,想做一点东西吃,而你的冰箱实在是空让我为难。”
  然后他放下菜刀,双手也回抱了夏诗葶,对着她说:“唉,什么时候,我沦落到为了一碗面要以身相许的地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帅哥落难被女骑。”
  夏诗葶神志已经慢慢的从看到那一幕鬼头钻墙的剌激里恢复过来,感觉到有人正在抱着自己,她想也没有想,本能的反应就是对着那个家伙的脸就是一巴掌,对面的帅哥本来是在自怜自艾准备献身,这一巴掌打得他两眼冒花,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才会让这位小姐满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